你的位置:lol总决赛竞猜 > lol总决赛竞猜动态 > 《梦华录》“我不渣, 是被逼无奈”, 盼儿千里追夫, 彻底撕开人性

《梦华录》“我不渣, 是被逼无奈”, 盼儿千里追夫, 彻底撕开人性

时间:2022-06-25 09:21 点击:121 次

赵盼儿满怀期待千里迢迢来到东京,找到了她思念了许久的情郎欧阳旭,换来的不是欧阳旭当初承诺的“我一定会三书六聘娶你进门”:

盼儿,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,不过这一切,需得等我与那高家娘子成婚后半年,我知道我委屈你了,但是你向来贤惠,你一定不会在意的对不对?你什么都好,只是在出生上差了一点,毕竟你曾隶贱籍,身为士大夫,是不能有一点瑕疵的,你也不想成为我的污点对不对?盼儿,我们在佛前许过的三生三世,我从来没有忘记过,你放心,即便我娶了高氏,也不会让你受到一点影响,我绝不会让你在她面前伏低做小,会让你另居别院,不会受任何打扰,将来你的孩子,也可以记在正室名下……

不愧是才华横溢的探花郎,居然能把始乱终弃,贬妻为妾说得这么好听,还外加道德绑架和精神贬低,让盼儿心甘情愿做他的外室,自己一边享受着高氏带给他的荣耀,一点享受着盼儿的柔情,如此的可气又可笑,然而欧阳旭却没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。

初遇盼儿时,欧阳旭只是一个落地流落杭州的穷书生,像个流浪狗一样,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,是盼儿给他置办了田产,让他可以在杭州落下民籍,重新在两浙参试,可以说,欧阳旭的功名,是盼儿给他的。

可是欧阳旭高中探花后,立马就忘记了与盼儿三年的深情,亦或者说,欧阳旭与盼儿这三年,不过是他想利用盼儿这个跳板,跳上更高的人生平台罢了,可惜盼儿真心错付,用三年时间喂了一条中山狼。

不但忘恩负义,还反过来对盼儿和她的姐妹们下毒手,为了不让他的高官岳父高观察发现盼儿的存在,欧阳旭就找人把盼儿毒打一顿,以侮辱性的方式拉去游街示众,然后把她们想块破抹布一样,丢出京城。

欧阳旭把自己的负心薄幸说的冠冕堂皇,中了探花后想高攀达官贵人的女儿,毁弃三年婚约,想用钱从盼儿手中买走同心配,还把盼儿的东西拿去送人,最后当街侮辱盼儿,欧阳旭把自己这种种行为,称为“被逼无奈”。

盼儿经过这一遭,彻底看清了欧阳旭的嘴脸,“仗义每多屠狗辈,负心最是读书人”,欧阳旭不是变心了,他只是暴露了他原本的样子而已,就像顾千帆对盼儿所说的那样“有心人的人性,是经不起考验的”,而后欧阳旭的种种纠缠,更是写尽了一个渣男的丑恶嘴脸。

打工三年供男友读书

盼儿本是朝廷高官的女儿,6岁前过得是千金小姐的生活,可惜因父犯罪,受到了牵连,家破人亡,沦为官妓,贬为贱籍,被迫进入了风月场,这几年,盼儿看尽了人情世故,也懂得如何拿捏人心。

即便沦落风尘,盼儿也从未因此堕落,她努力攒钱,用自己的智慧和手段,找人帮自己赎了身,脱籍为良,和好姐妹一起开了一间茶果铺子,在那个艰难的年代,盼儿不靠男人,也能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。

盼儿也从未想引章和三娘那样,把自己的未来寄托在男人和儿子身上,而是事事靠自己,一切遵循本心,只要是她赵盼儿自己选择做的事,从来都不会后悔,可惜盼儿最信任的欧阳旭,成为盼儿人生的一个污点。

欧阳旭不是什么高贵之人,不过是个家破人亡,没有归处的穷书生,身边只有一个老奴德叔,遇到盼儿时,欧阳旭落魄狼狈,不过是个上京赶考落榜的穷书生,到了杭州时,已经连饭都吃不起,也没有落脚点。

盼儿是个善良热心的人,收留了主仆二人,得知欧阳旭的经历后,还热心帮助了他,才子佳人,钱塘美景,不久两人产生了感情,盼儿是个女中精英,除了美貌和才华外,还有各种谋生的手段,而欧阳旭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读书人,不读书,连基本生存都成困难。

说实话,那时候的欧阳旭,虽然身份等级上比盼儿高,但却是配不上盼儿的,欧阳旭倒也有这个自知之明,一心想考功名,给盼儿更好的生活,盼儿不是那种贪图功名权利的人,但是真正的爱,是相互成就。

盼儿为了让欧阳旭可以名正言顺地再次参加科举考试,就想办法在钱塘给他置办了田产,让他有杭州的民籍,还用三年的时间,在茶楼里日夜忙碌,卖茶挣钱养着他,让他可以安心读书。

虽然要起早贪黑地挣钱,但是盼儿对此并没有什么埋怨,她觉得和欧阳旭这三年,是自她家破人亡后最快乐的三年,她感谢老天能够给她一个欧阳旭,让她在这冰冷的世界里,感到一丝温暖。

两个人的爱情,几乎整个钱塘的人都知道,两人还许下了婚约,交换了同心配,欧阳旭承诺,等他高中,一定会三书六聘地把盼儿娶进门,引章、三娘、德叔都亲眼见证了两人的海誓山盟。

欧阳旭上京赶考的这段日子,盼儿每天都在思念欧阳旭,祈祷着欧阳旭不要再落榜,盼望着欧阳旭回来接她进京当进士娘子,贱籍女子不能做士大夫的妻子,为此,盼儿还在邓州老家买了地,打算换一个身份进京,想着到时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好好相夫教子。

当从德叔口中得知欧阳旭中了探花时,盼儿心中掩饰不住喜悦,想立马奔向远方的人,可是转而却听到德叔说欧阳旭被宫中的贤妃赐婚,和高观察的千金订了婚,盼儿的整个脑子都懵了,当场就摔倒在台阶下。

欧阳旭的许婚不是宫中强行许婚的,在赐婚之前,宫中已经问过他是否有婚约,欧阳旭为了攀附权贵,否定了与盼儿的婚约,忘记了许下的海誓山盟,欧阳旭觉得,他与盼儿的婚约,一无父母之命,二无媒妁之言,不过是口头约定,没有三书六礼,算不得婚约。

德叔此番回来,是为了了断盼儿与欧阳旭的旧情,三年的深情,欧阳旭用区区八十两黄金就想买下,目的是为了要回当初情意绵延时送给盼儿的同心配,他害怕盼儿拿着定情信物,跑到东京搅合他和高小姐的婚事。

德叔口口声声说着贱籍女子配不上当今探花郎,即便已经脱籍了,士农工商里,商也是排在最后的,依然不入流,配不上才华横溢的欧阳旭,还威胁盼儿,若是闹出来,人人都会知道她是官妓。

功成名就“陈世美”

盼儿不愿意相信自己看男人的眼光这样差,她心存一丝侥幸:

我和欧阳好了三年,他绝不是那种负心薄幸的人,就算他迫不得已要令娶她人,以他的性子,至少也该给我一封书信说明缘由,而不是让别人带给口信,万一真的有人要破坏他的仕途,给他安上一个薄情的名义,又或许那高家的确看上了欧阳,但他一再拒绝,高家背着欧阳,威逼利诱德叔,来骗走同心配,再骗我欧阳已经变心了……

人在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欺骗时,第一反应就是先想着给对方找理由开脱,不到自己亲眼看见,绝不死心,即便是盼儿这样清醒又聪明的女子,也无法逃脱这一定律,可惜那确实是欧阳旭自己的选择。

盼儿为了寻求一个真相,拖着病体踏上了“东京寻夫”之路,这一路,也真正见证了盼儿的人格魅力,她没有因为一个男人而要死要活,也没有因为一个男人而抛弃一切,在盼儿心中,爱情固然重要,但绝不是唯一。

三娘嫁了一个不靠谱的丈夫,生了一个没良心的儿子,三娘的丈夫为了能够安享富贵,居然想让身为良民的三娘,像引章那样,去做贱籍女子,靠哄男人挣钱养家,他很羡慕引章那样,一场表演下来的赏赐,顶他感一年苦力活的工钱。

为了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,摆脱这个男人,三娘拼命逼着儿子读书,结果导致自己的儿子反过来讨厌自己,父子二人都跟着有钱富婆走了,两人同时背叛了三娘,三娘用半生经营的家,一下子就把她抛弃了。

盼儿在海上救了寻死的三娘,带着她开启了新的人生,得知引章和周舍跑了后,被周舍折磨得不成人样,在救引章和阻止欧阳旭成亲之间,盼儿果断选择了引章,在她心里,引章比欧阳旭重要。

为此,盼儿开口求顾千帆借钱给她,用夜宴图做交换条件,为了能够帮引章惩罚周舍,盼儿不惜再一次揭开自己的痛处,扮作花魁,和她最讨厌的周舍故作亲密,这样的举动,让盼儿觉得恶心。

但是盼儿没有想到,令她更恶心的还在后面,盼儿救出引章,狠狠地惩罚了周舍后,姐妹三人来到东京,欧阳旭见到盼儿,为了不让盼儿闹,把盼儿带到一个偏僻的茶馆,想说服盼儿让她做妾。

遭到了盼儿的拒绝后,欧阳旭又故作深情,说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盼儿好,可是真正的为她好,从来不让牺牲对方来成全自己,欧阳旭若是真的爱盼儿,就会为了盼儿舍弃一起,说到底,盼儿还是不如他的功名前途。

这或许是最真实的人性,在情与钱之间,人们往往会选择钱,但是欧阳旭这样的做法,不单单是对感情的背叛,盼儿不只是他的爱情,更是为他创造这一切的恩人,没有盼儿,欧阳旭连再次考试的机会都没有,何谈高中。

他之所以想稳住盼儿,不是因为爱,是怕盼儿纠缠,让高家知道他和盼儿的婚约,从而退婚,甚至反过来对付他,于是欧阳旭一边假意许诺盼儿未来有钱的生活,一边想办法摆脱盼儿。

盼儿看中的不是欧阳旭许诺的那些富贵,而是一份真情,她敢爱敢恨,难得起也放得下,并不想花太多时间和渣男纠缠,也不需要欧阳旭所谓的补偿,只希望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,她提出三个条件:

一、当初当着盼儿父母的灵前许下婚约,盼儿希望欧阳旭写一封退婚书,以告慰盼儿父母;二、盼儿的夜宴图是欧阳旭拿着的,希望他能够归还;三、帮引章脱了贱籍,这是他当初亲口许诺的。

然而面对盼儿这不算过分的三个条件,欧阳旭一个都完成不了,与其说是没有办事,倒不如说他根本不上心,盼儿视若珍宝的夜宴图,他随便扔在一堆画里,根本没放在心上,而他答应帮引章赎身,也不过是随口说说,至于最简单的写一封退婚书,欧阳旭为了不给盼儿留把柄,坚决不肯写。

为了减轻良心上的负累,欧阳旭把一切都怪罪在德叔身上,然而真正的罪魁祸首,却是他,若是真的念及与盼儿的那点旧情,这点事情,稍微尽点心就能做到,可惜他的眼里,三年的真情,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
念念不忘“往日情”

盼儿不是斤斤计较的人,但也不是随意让人捏的软柿子,欧阳旭答应了盼儿三个条件,却都不履行,这对盼儿来说,是再一次的欺骗,这是盼儿不能容忍的事情,盼儿为了讨回自己的东西,带着人在门口大闹。

欧阳旭对盼儿起了歹心,写了手信叫德叔找人了给盼儿打了一顿,三姐妹被打的遍体鳞伤,欧阳旭居然能够心安理得地躲在屋里,不管欧阳旭给自己找的借口是什么,一个男人能够这样对待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,是何等地卑鄙,欧阳旭告诉盼儿:

今天就是想告诉你,不该是你的东西,就不该担心,从此以后,离开东京,否则,这就是你的下朝。

说完之后,又想给盼儿钱,还说离开东京是为了盼儿好,觉得自己很无辜,这又当又立的样子,十分丑陋,一个薄情书生的本性,被欧阳旭展露的淋漓尽致,盼儿彻底看清他的嘴脸。

用顾千帆的话来说,盼儿被欧阳旭想一块“抹布”利用完就丢出东京城外,身为女子,在那个男尊女卑,等级严明的时代,即便盼儿再聪明有手段,也无法和欧阳旭这种攀上大官的人对抗。

盼儿只能带上两个姐妹灰溜溜地离开东京,然而内心却是极度的不甘,三娘不甘被男人抛弃,还要回到钱塘面对奸夫淫妇在她面前恩爱,引章不甘心身为乐妓要被人看不起,想成为偶像张好好那样的名妓。

盼儿更是有太多的不甘,她本就优秀,不甘心因为身份被一个人渣侮辱,更不甘心自己多年的辛苦,最后为别人做了嫁衣,她想证明自己,想靠双手和头脑,在东京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。

在顾千帆的帮助下,盼儿回到了东京,开启了姐妹三人的创业之路,她们开了一家叫《半遮面》的茶楼,生意火爆,一下子垄断了东京的茶楼的生意,同时,她们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。

盼儿与顾千帆的感情,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,而本身就很优秀的顾千帆,一下子被升到六品,这让“努力”多年的欧阳旭十分眼红与此同时,看到盼儿找到了比他更好的人,欧阳旭内心却又放不下盼儿。

欧阳旭这“迟来的深情”,就是典型的见不得前任有比自己更好的选择,而从轿子中给顾千帆投去的那一个眼神,也表明了欧阳旭的内心有多扭曲,比起拿不起放不下的深情,盼儿的敢爱敢恨,才是对爱情最好的态度。

此后盼儿的人生,看欧阳旭不过是一撮曾经粘在衣服上的泥土,拍一拍,也就散了,即便是打疼了自己,那也无所谓,至少落得了一个干净舒爽,盼儿开启了自己的人生,去做更好的自己,爱更值得爱的人。

而欧阳旭这样的人,即便得到了自己苦苦追求的东西,因为自己内心的拧巴,也不会获得同等的快乐,比起光明正大,事事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人生,那种靠阴险手段,踩着女人上位的人生,是见不得光的。

盼儿对待爱情的态度,值得每个女人学习,爱的时候用尽全力,不爱的时候绝不拖泥带水,值得的人全心付出,不值得的人及时止损,绝不会因为内心的一丝不舍,或是对方的花言巧语,而丢掉自己的原则。

然而即便是聪明如盼儿的人,都逃脱不了一个“爱情真相”——女人那就是永远不要用自己的青春,去陪伴一个不成熟的男孩长大,一旦他长大之日,就会是你们感情的终结之日,千万不要相信自己会是个例外,因为,真正懂得坚守初心的男人,真的很少,与其花时间和金钱成就一个男人,不如好好地经营自己,去遇见更好的人。

服务热线
官方网站:http://www.caixin.icu/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(09:00-18:00)
联系我们
QQ:1799624103
邮箱:1799624103@qq.com
地址: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光谷大道国际企业中心
官方微信

Powered by lol总决赛竞猜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0-2028 BOB体育中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lol总决赛竞猜-《梦华录》“我不渣, 是被逼无奈”, 盼儿千里追夫, 彻底撕开人性